揭露3000万货车司机尴尬的生存现状

2017-09-14 11:50:09 cdhwxcy 16

       目前我国有三千万卡车司机,他们不仅承担着中国物流总量75%的运输,还从事着高危职业。长年漂泊在外,抛家离舍、风餐露宿、没日没夜地行驶在人生地不熟的各条公路上。有人形容他们是现代“脚夫”,成为被恶匪碰瓷敲诈的主要对象,一旦遭遇劫难往往倾家荡产甚至性命难保。

  双证束身,举步维艰按照规定,司机取得了准驾资格的驾驶证,就可以驾驶货车。此外,货车司机们还需要持驾驶证复印件去办理“从业资格证”。

  获取A2准驾资格证至少需要6年的时间(C类驾照升级B类至少3年,B类驾照升级A类至少3年),耗时长。因此很多货车司机没有时间取得A2驾照,而是与拥有A2驾照的司机同时上路,为躲避检查。没有准驾资格的司机一旦出事,保险公司不负责理赔,后果十分严重。

  最难以承受的:“罚款经济”

    路霸土匪们的行径从没有收敛,轻则敲诈勒索,重则杀人越货。虽然治理路霸的各种通知、规章层出不断,但是事实上仍紧抓罚款资源不肯撒手,无一退出;另外还有不堪重负的企业罚款。大货车运输和大货车司机已经成了最具增长潜力的罚款资源,成为独特“罚款经济”的主要来源之一。

  “做贼”一般的营生


  货车司机真是“头脑简单,四肢发达”吗?没有人格,没有尊严吗?由于劳动条件所限,大多数货车司机难得上网、难得获取新的信息,周而复始地过着开车、吃饭、睡觉三点一线生活。抛家弃子,与家人相处时间少之又少。开着合法的车,拿着合法的证,出门在外成“违法”。 货运汽车司机的守法空间被各地路卡路霸们压缩得越来越窄,迫使他们过着象“做贼”一般的营生……


  “超载”“超限”外力干涉标准不一


    卡哥多次提到,如果没有统一标准的外力干涉,“不超载的生意绝对不是赚钱的生意”。举个例子,同一个市场同样质量的白菜,大家肯定买一块一斤的,不买两块一斤的。而不超载的成本降不下来,就好比是两块一斤的白菜,缺乏市场竞争力,最终会被市场淘汰。

     而治超标准在实行上的难以统一,让不少卡车司机只能选择“超载超限”之路。同种行为的罚款相差150倍——卡车装载超高、超宽、超长,交警走程序最高罚款200元;LZ则按照超限罚款最高30000元。

    曾有位卡车司机师傅说,“不出事能混温饱,一朝出事毁三代”,恐怕是目前卡车司机尴尬处境最真实的写照。(本文来源卡车铺)